奇村铜峰信息门户网
首 页
家居 搞笑 星座运势 军事 教育 历史 体育 社会 财经 美食 综合 健康养生 宠物 汽车 母婴育儿 音乐 游戏 时尚 文化 国际 时事 科技 动漫 旅游 娱乐 情感
奇村铜峰信息门户网>搞笑>澳客足彩必发盈亏指数,在拉萨的人有“三失”——失业、失恋或失常
澳客足彩必发盈亏指数,在拉萨的人有“三失”——失业、失恋或失常
2020-01-11 17:12:17 阅读量:2118

澳客足彩必发盈亏指数,在拉萨的人有“三失”——失业、失恋或失常

澳客足彩必发盈亏指数,【导语】风景眼前过,故事心中留。欢迎关注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liu小顺)的头条号“跟着小顺去旅行”,将持续为你提供最独特的旅行故事!

-“过去时”第二季-

【14、在拉萨的人有“三失”——失业、失恋或失常】

算来算去,我在拉萨一共呆了二十几天,比在香格里拉逗留的时间还长。

一方面是为了等待8月底的雪顿节,另一方面是我觉得自己到拉萨之后,就突然不太像是旅行了,仿佛长途漫漫的艰苦奔波终于找到了一个最终的归属,心安理得地在这里停顿下来,享受一下生活,感受一下自己,不再为了身外的风景而躁动,哪怕再美丽再壮阔,都不如回归内心来得更真切。

于是,布达拉宫、大昭寺我都没进去,拉萨附近的纳木错、羊湖,以及西藏的屋脊阿里地区还有珠穆朗玛峰我也全都没去。

我每天早上起床,懒洋洋地去甜茶馆喝杯甜茶,看藏民们聊天打牌,然后到大昭寺附近寻找特别的藏族食物充饥,再到八廓街看看琳琅满目的工艺品,或者坐在大昭寺前面的“艳遇墙”下晒晒太阳,看着虔诚膜拜的藏民信徒不厌其烦地磕着长头。

下午也许会再去喝杯咖啡,或者找新老朋友吃顿饭,晚上再跟路边摆摊的各种年轻人聊聊天,他们通常都是穷游到拉萨,准备赚点钱后继续前行或者折返。这些人性格通常很豪爽,有很多好玩的故事,喜欢大笑大哭,一瓶啤酒就能够坐在路边打发掉一整个繁星满天的夜晚。

拉萨实在承载了太多人的梦想,不管是现实的或者不现实的。

如同我很早之前就意识到的那样,每个人都带着一点小烦恼小忧伤来拉萨,汇集起来就将这里变成了一个全国乃至全世界各种小烦恼小忧伤的聚集地、收容所。

当然,每个人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如果烦恼太大,谁还有心情千里迢迢跑来拉萨?),可每个人在拉萨都不太痛快,甚至变得神经兮兮,抑或无病呻吟。

有人跟我讲,在拉萨的人有“三失”——失业、失恋或失常。

这话应该没错,而不管你是失了什么,反正到了拉萨,失常肯定难免,至少我就没见到几个正常人。

所以,我似乎并不太喜欢拉萨。

军军在拉萨的生活方式,基本上跟我差不多,好像每天都做了很多事,又好像什么都没做。

神奇的是,拉萨却并不会让你感到空虚,无论你在哪个角落,你做什么事情,哭着或者笑着,都很真实,都是生活,都是自己。

再加上蓝天、白云、阳光、经幡,所有的色彩在拉萨都艳丽得让人眼瞎,而我在拉萨用“小白”拍出来的所有照片也都跟别的地方不一样,只有拉萨能够赋予拍立得照片那些最明亮最神奇的颜色,也能照亮每个人平时被蒙蔽的看不见的心灵角落。

所以,我似乎又很喜欢拉萨。

莫名其妙的感觉。

在拉萨,我再度见到了从尼泊尔返回的gina同学和一直呆在拉萨的河马同学,洋洋和小廖已经回家去了,只剩下他们两人。

尽管分别的时间不长,但见到他们的感觉就像久别重逢的老友,gina同学还是非常爱笑,笑得一点都不矜持,而河马同学依旧老实巴交,每次被我们欺负都一声不吭。

“你们准备走了?”在他们的旅舍,我问道。

“是啊,明天的火车。”gina刚洗完衣服,端着塑料盆回答我说。以前因为她太爱干净,每次起床都把床铺整理得太干净,以至于工作人员都不知道这张床上到底还有没有人住。

“这么快就走?那河马呢?”

“我跟gina一样。”河马回答。

“哎呀,我刚到拉萨,你们都要走了,多可惜。”

“以后还有机会见面的!你来深圳找我,我请你喝酒!”gina特爽快。但我心里清楚,路上认识的朋友一旦分别,就很难再见上一面,这难免让我伤感。

我们最后在一起吃了便饭,在一家小川菜馆,他们对我吃素这件事情感到好奇,以为我是在跟他们分开之后,受到了什么打击。

我不置可否地笑笑,不知不觉已经吃素快一个月了,坚持并不是一件难事,只要自己认定了就好。

饭吃得波澜不惊,大家都没说什么伤离别的话。

看到他们,我禁不住想起小孔,想起那个南昌的闷热下午,他送我到火车站时留下的灿烂笑容。

我们这个小团队从一开始似乎就有一个无须言说的约定——不要再提小孔的事,可我知道大家并没有忘记他,我们来拉萨的每一步,同时也是帮小孔走的。

天国的小孔,我们终于到拉萨了,这个你永远来不了的地方,我们帮你到达了,希望你能在天上看见。

可是话说回来,到了拉萨又能怎样?或许小孔去的是一个比拉萨更好的地方。

如果拉萨对我而言是一个归属地的话,那所有的人所有的事似乎都应该到这里有个了结。包括gina和河马,当然还包括,那个神奇的男“嫂子”……

没错,正如我所预言过而又觉得不可能实现的那样,我在拉萨果真第七次跟那个香港小帅哥“巧遇”了,这一个接一个不间断的巧遇连我自己都开始觉得像一场什么阴谋了。或者,我真的是一个“先知”?

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跟新认识的朋友去大昭寺旁边的酒吧喝酒。一个常驻拉萨的湖南女孩花花,一个常驻拉萨的浙江男孩林子,以及花花的abc男朋友alex,这三人为了把我灌醉,联手将整整一斤的青稞酒倒进了我的胃里。

期间我上了无数趟厕所,尽管没醉,但脑袋已经无法正常运转,四肢也开始发麻,都说在高原喝酒危险。喝到这种程度,我也不敢再放肆,能躲就躲,我已经开始有几分疯疯癫癫的样子了。

越夜越疯狂的酒吧里人慢慢多起来,本来座位就不多,很快便坐满了。又进来一批客人,老板没办法,只好让他们来跟我们拼桌,因为我们四个人占了最大的一张桌子。

我们四个人挤到一起,把位置让出来,那批客人就一个一个坐进去。其实本来我没注意是群什么人,等他们坐定之后,转头一看,吓得我酒差点当场就醒了。

“又是你?”香港小帅哥不偏不倚正好就坐在我旁边,紧挨着,他好像也吓了一跳。天知道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他真的在跟踪我吗?

后来,酒吧里空出一张小桌,老板将香港小帅哥和他的朋友们安排过去坐,把我也叫过去了。

与我的朋友们一样,他的朋友们也全都认识我,听说过我和香港小帅哥在进藏路上一直不断巧遇的故事。大家似乎都很来劲,纷纷表示说我们注定得在一起,我反正晕晕乎乎半推半就,吓得香港小帅哥不停声明:“我喜欢女生,我喜欢女生。”

我的朋友们嫌这个酒吧太吵,拉我换了另一家安静的酒吧,而这一次我留下了香港小帅哥的联系方式,知道了他的名字叫阿黄。

花花和alex对这事很来劲,他们打电话告诉没跟我们来酒吧的军军,军军千叮呤万嘱咐,一定要拍到我们舌吻的照片,于是花花就极力怂恿我去把阿黄叫过来。

我不肯,他们又叫来一瓶洋酒灌我,灌得我求饶了还是不答应。花花没办法,派alex去,说是只能让阿黄一个人过来。我说,阿黄不可能一个人过来的,他那边也有朋友,一个人过来多奇怪啊。

结果,阿黄还真的一个人过来了。

我也不记得自己当时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只记得阿黄在我旁边静静地坐了半个小时,面对那些无聊的“舌吻,舌吻”呼声,竟有那么一点半推半就的意思。

“你接下来还准备去哪里?”阿黄问我。

“去尼泊尔。”我回答。

“哦,哈哈,那我们不会再遇到了,我没带护照出来。”阿黄笑。

“嗯,好吧。”我回答。

看来,我们在拉萨是最后一次所谓的“巧遇”了。所以,最后我亲了他的脸,但没有让他们拍照留证——如果这不是我喝醉酒之后的幻觉,应该就算是一个了结了。

“艳遇”的了结?呵呵。

再后来,我和军军去领事馆办了尼泊尔的30天签证,本来我觉得15天应该就够了,可军军说要到尼泊尔做义工,就多加钱签了30天。

然而,军军没有陪我最后等到8月29日的雪顿节,在认识了一个同样要去尼泊尔旅游的背包客dylan之后,他们提前两天在8月27日出发前往中尼边境樟木镇了。

雪顿节翻译过来是“酸奶节”,拉萨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到时候会有晒唐卡、跳藏舞之类的庆祝活动,据说热闹得不得了。因为好不容易赶上时间了,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我就决心等到底。

那天军军离开得很早,我还睡眼朦胧,他匆匆忙忙收拾好东西就走了,似乎每次我跟路上的朋友分别都是这种状态,匆匆忙忙却又理所当然。

又只剩下我一个人,起床后继续在街头晃荡,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离开拉萨了。如果不出意外,我决定在雪顿节一过,便尽快出发,因为拉萨似乎快让我陷入一个温柔的看不见的却足以吞噬我的陷阱里。

“小顺,小顺!”我刚从邮局里寄完明信片出来,突然身后有个女孩叫我,看着眼熟,却一下子想不起来,“你……你是叫小顺,没错吧?”

“是啊,是我,那你是?”我疑惑地问她。

“我啊,你想不起来了吗?”女孩把双手摊开,“香格里拉,大王的那个旅舍,我是新来的志愿者啊。”

“哦,哦,哦,是你啊,你这么快就到拉萨了?”我想起来,当我快要离开香格里拉时,大王的旅舍的确新来了一个志愿者,正是她没错,一个云南姑娘,当时她还穿着一件吊带长裙,现在都已经穿上小棉袄了。

“是啊,你在拉萨呆多久了?还没走呢?”女孩问我。

“我要等雪顿节,过几天也就走了。那你呢?准备在拉萨呆多久?”我反问。

“我啊?不知道,至少三个月吧?”

“这么长时间?”

“嗯,我还想去找工作呢。”女孩回答。

后来我知道了她叫小柒,没想到她居然才十七岁,休学一个人出来旅行,准备一年时间全都耗在藏区。她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来拉萨,现在一来就不想走了,决定常驻。

其实,像这样一到拉萨就忍不住要常驻下来的驴友不在少数,前几天我们屋就住进来一个北方男人,第一天刚到就说“我喜欢拉萨,我要留在这里”,当天夜里去酒吧认识了在拉萨的同行,给他介绍了工作机会,第二天他借了一身衣服去面试,当场就通过了,马上回来说是搬出去租房子,那速度简直迅雷不及掩耳。

本来我也考虑过在拉萨住个一年半载,但我永远没有这种想到就做的魄力,况且到了现在,我已经失去了那份热情。

“你去看雪顿节吗?”我问小柒。

“去啊!去啊!”小柒很兴奋。

“你知道雪顿节是什么吗?”我又问。

“不知道。”小柒一脸无辜地望着我。

“……”我无奈地笑了笑。

为了抢占最好的位置,我和小柒在2011年8月28日深夜参加了一个有组织的“暴走团”,连夜徒步走去郊区的哲蚌寺,第一时间观看日出时分的晒佛大会。

尽管要连续走四五个小时的路,但,深夜里安静的拉萨城另有一番风味,有新鲜感所以完全不觉得累。

时间尚早,寺庙还没开始销售门票,我们本以为走山间小路就可以逃过去,结果惊动了漫山遍野的狗狗们,集体叫得震天响,把保安和武警全部召过来了,拦住我们的去路,非得叫我们买票。

可是,团队里的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如果需要买票进去,那我们大半夜走这么多路是为什么呢?

于是,双方对峙了将近一小时,最后妥协的结果是,一群藏民过来收了我们每人10块钱,才终于放行。

凌晨时分的哲蚌寺非常寒冷,占据了整面山坡的晒佛台周围聚集了很多人,大家都随便找个能落脚的地方用各种姿势睡觉。而我睡不着,就把身上的衣服裹得紧紧的,一直望着山下的点点灯火发呆。本来小柒也说不想睡,结果呆着呆着,就歪到一边开始打呼了。小柒在睡梦中不停地调整姿势,后来慢慢地靠在了我的肩头,最后又几乎整个人都躺进了我的怀里……

2011年8月29日早上七点钟左右,伴随着初升的太阳,据称是西藏地区最大的一幅巨型释迦牟尼唐卡在晒佛台上徐徐展开,金光灿灿,无数藏民簇拥在一起顶礼膜拜,纷纷将手中的白色哈达抛向空中。

无数的白色飘带在山巅飞舞,一派庄严肃穆却又热闹欢腾的景象,这是拉萨留给我的最后一幕记忆,像拍立得照片一样,“咔嚓”一声永远留在了我的脑海里。

离开拉萨之后,我发现自己想念的原来不是雪山、湖泊,不是大昭寺、布达拉宫,也不是人声鼎沸的雪顿节,而是茶馆里的一杯奶茶,小摊上的一串佛珠,藏民脸上的一抹微笑。当然还有这一路上遇见的所有朋友,居然跟她们都相继在拉萨重聚了,如同一个大结局,每个主要人物都在这里有了一个交代。

甚至,在我离开拉萨的前一天晚上,我还接到了稻城次真喇嘛打来的电话,他说:“你寄给我的明信片已经收到了,谢谢你啊!上面的布达拉宫真好看!

拉萨,再见,虽然我现在想离开了,但我以后一定会想再回来的。因为你不是一座城市,而是一个传奇,一个故事。至少,对我而言。

【更多精彩内容】

关注"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并回复关键词【目录】即可获取全部文章目录。

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

人生不需要太顺,小顺就好。

别忘了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哦!你的每一次分享都将是我继续前进的动力!谢谢!


 
最热新闻   
这几个星座惹你不高兴,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
摆脱福特的捷豹让BBA紧张了?|Y车评
这个菜一年四季都有,尤其春季要常吃,防止口角糜烂、怕光、流泪
气候变化加剧 中美洲爆发数十年来最严重登革热疫情
两盗车贼新会落网!专偷街巷市场、开放式居民区的摩托车
深度|金正恩的信,会促成第三次“金特会”吗?
金星和地球最像,挪到地球轨道上会成为又一地球吗?将来或能实现
健康管理|无奈的酒民们如何过春节?
国足最新名单最全图集 曹赟定入选任航终被弃
河北省已解决4590名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
随机新闻   
房租带动部分地区居住支出涨速快:建长效机制很必要
要航母也要装甲师 驻欧美军司令鼓吹增兵抗俄
《海绵宝宝》之父离世 动画竟创造了百亿美元的收入
地下城与勇士4月5日早5点停机维护公告 捉虫拿黄金书/帝国套回归
关于苏州科斯伍德油墨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和可转换公司债券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申请的反馈意见
回避问题股拥抱新蓝筹:机会来自创新科技股或新蓝筹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姑娘陪你吃苦的决心
眉山中秋晚会:且将此心恋东坡 三苏祠内共婵娟
从《史记·货殖列传》的三大经济圈看古代各地经济到底是怎么发展
高盛再次下调目标价 苹果一只脚已经迈入熊市门槛